改革开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的全面创新能力显著增强。但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实现建成创新型国家的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笔者认为,作为激励学术理论创新的主要动力之一,学术评价应当更好地发挥“指挥棒”的重要作用。

  学术评价何以促进理论创新

  理论来自实践,又指导实践并接受实践的检验。理论创新是推进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等各方面创新的先导,为这些创新打下牢固的思想基础和提供力量源泉。在实践的基础上,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地位,大力推进理论创新,可以为我们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提供科学的理论指导和行动指南。

  当前,我们报刊和学术著作中,具有独到见解特别是理论创新意义的论著还相对缺乏。导致理论创新方面论著相对较少的原因很多,但在学术评价工作中对理论创新重视不够也有一定的关系。

  学术评价在促进理论创新的研究、发展繁荣中起着风向标、助推器的重要作用。就像有人指出的:学术评价是为理论创新“定标准、立规矩、树导向”的工作,属于典型的“顶层设计”方面的工作。

  学术评价通过引导、支持、奖励有中国特色、符合时代要求的理论创新,可以使理论创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发挥应有的重大作用。因此,我们必须在学术评价工作中高度重视理论创新。

    关键在于制度建设

  为了使学术评价更好地发挥促进学术理论创新的作用,笔者提出以下拙见,即坚持三个原则、一个公开公示的制度。

  第一,对论文及著作的学术评价,必须坚持理论创新原则。如果只是注释性或从理论到理论,仅是一些名词术语的堆砌,而对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进程中出现的理论问题和现实生活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不能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做出具有重大指导意义的阐释和说明,不能根据人类社会已知发展规律探索新的发展规律,这样的论文或著作都不能被视为理论创新。而对群众最关心、与群众利益最直接的问题,包括收入、就业、住房、就医、物价、养老等问题如何解决好,能够很好地理论联系实际给出回答的理论文章和著作,学术评价也应充分给予应有的肯定。

  第二,对于具有理论创新意义的文章,在学术评价中应不问其发表的载体及表现形式,都应给予肯定。

  众所周知,理论创新基本上是以论文或著作形式出现,论文主要发表在报刊上。但我们发现,有相当多的单位和地区,对理论创新发表的载体很看重,而对理论创新实质内容看得不如对形式表现及何种载体重。当前,在一些地方学术评价中存在三种对理论创新不正确的评价方法:其一,重国外轻国内。如一些单位只要发表在国外英文版上的论文就可以得到重奖,对发表在国外英文刊物上的论文每篇作者可获得2万元至15万元不等的奖励,而发表在国内报刊上的文章只能获得轻奖。只看发表在国内还是国外而不问其是否具有理论创新的特征,这种奖励方式当然无法推进理论创新尤其是符合中国国情和时代特征的理论创新。其二,重期刊轻报纸。不少地方和单位规定,在职称晋升和评奖时,重期刊轻报纸,对发表在报纸上的论文,无论是中央级还是省部级报纸都不承认是成果,只认期刊。其三,重著作轻论文。主要理由也是著作可长达几十万字至上百万字,认为只有长篇巨作才能表现出作者的思想政治水平和理论功底。这也是重数量轻质量的一种错误评价。

    第三,为使学术评价更好地发挥促进理论创新的作用,评审主体应包括同行专家、同行实际工作者代表等人员参加学术评价。因为理论创新涉及的内容和类型繁多,涉及各方面理论知识和实践内容,具有理论联系实际、与时俱进的特征,所以对理论创新的评价要有理论知识与实践经验。对评审主体的人选,应改变过去只有涉及学科专家参与,而没有涉及学科专业的实际工作者及相关群众参与的做法,可以通过这样三结合的学术评价活动“充分调动人民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进一步推进理论创新活动更广泛、更深入地向前发展。

  第四,学术评价中应坚持评价标准公开、评价结果公示的制度。

  为了使学术评价更好地促进理论创新的发展,应当制定更加科学而有操作性的评价标准。在制定标准时,要在实践中积极探索并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但这个标准一定要在实施时对外公开,以保证学术评价的公平、公开,防止对标准的滥用。另外,为使评价结果做到公正、公平,防止假冒伪劣的成果及抄袭别人的成果因未被发现而被评为理论创新成果,应将成果对外公示,接受广大同行与公众的检验。在公示期间,一旦发现其存在假冒伪劣及抄袭行为,应依规定严肃处理,如取消评选结果、五年内作者不得参加任何评选等。

  总之,为了更好地发挥学术评价对理论创新的促进作用,我们要积极探索,从而使学术理论创新在建设创新型国家中的中心作用愈来愈明显。